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 >> 党建文化 >> 所院报>> 所院报总第六十八期第一版

所院报总第六十八期第一版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作者: 来源:所院报编辑部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9日 点击数:
 





201611月总第六十八期第一版文字内容

季宜春秋繁花硕果今犹是  和合里表辩病明理故如知

永生的榜样——纪念我的导师刘季和教授

忆恩师

 

 

季宜春秋繁花硕果今犹是  和合里表辩病明理故如知

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医院)刘季和研究员简历

刘季和(曾用名刘继和)、别名刘孚彦,男,汉族,祖籍江苏镇江,1926年12月生于江苏盐城伍佑镇。1954年江苏医学院(南京医科大学前身)内科学系毕业,分配到中央皮肤性病研究所(皮研所始名)工作。1955年初在姚际唐教授指导下,协助建立了国内首家皮肤病理研究室,专门从事皮肤病理学临床诊断、科研与教学工作。1955年被评为卫生部社会主义建设青年积极分子;1958年中国医学科学院及皮研所红旗手;1959年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市及全国治安保卫先进工作者;1960年北京市文教卫生等方面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工作者。1962年晋升为主治医师;1963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2年12月晋升为副研究员;1985年晋升为研究员。1988年皮研所中共优秀党员;1994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曾任《国外医学参考资料(皮肤病学分册)》(《国际皮肤性病学杂志》曾用名)编委、常务编委;《中华皮肤科杂志》第五~七届编辑委员会副总编辑、常务编委;中国麻风协会医科院皮研所分会理事、医科院皮研所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任《临床皮肤科杂志》常务编委、《中华医学杂志》编委、《江苏医药》编委;扬州大学医学院兼职教授、广东医学院(原湛江医学院)客座教授等职。

1955~1966年期间,在胡传揆、曹松年、于光元、杨国亮等皮肤性病专家的指导下,多次参加卫生部、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性病研究所组织的内蒙古性病防治、江苏苏北雅司、梅毒、麻风调查,江苏海安与广东潮安麻风防治研究工作,并开展实验雅司、实验梅毒与实验麻风的研究。

1970年初~1974年1月,刘季和举家赴西北甘肃酒泉,任县第二人民医院业务副院长,倾心尽力为农牧民防病治病,培养当地农村的卫生人员,得到广泛的赞扬。1974年重新回到医科院皮研所,积极投身于麻风与皮肤病理的科研工作中。1978年因“麻风早期组织学诊断的研究”所取得的成绩获全国医药卫生科学大会与江苏省表彰。

1978年,在徐州召开的“全国地区性皮肤科学大会”上,刘季和率先建议在学会分会里建立皮肤组织病理学组。历经其十余年不懈的努力,1989年11月,在刘季和等倡导和组织召开的皮肤病理学第七次全国性会议上,中华医学会皮肤病学分会正式批准皮肤病理学组成立,分会副主任委员陈锡唐兼任组长、刘季和为第一副组长且兼任学组秘书。迄今为止,他所率先提议并参与创建的全国及江苏省皮肤病理学术年会依然岁岁如是、蓬勃发展。

上世纪八十年代,刘季和在国内首先开展了麻风皮损中朗格汉斯细胞的研究、组织样麻风瘤超微结构与诊断标准的研究,在国内外首先发现麻风皮损中朗格汉斯细胞数量与形态上的变化,对阐明某些类型麻风与麻风反应的发生机理有较大意义;负责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及高校博士点科研基金课题,并获得中国医学科学院成果奖五项。在大量实践及反复总结的基础上,刘季和对皮肤淋巴瘤、黑素瘤以及Paget病的早期诊断、分型、超微结构、发病机理及治疗提出了自己的见解。针对尖锐湿疣的早期诊断、鉴别诊断、HPV感染及分型等防治中的关键性技术开展的研究,为尖锐湿疣及生殖器癌的防治研究打下了基础。刘季和在国内较早地将一些先进技术应用到皮肤病理学科研究领域,积极开展免疫病理、超微结构以及单克隆抗体的应用研究,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开展了HPV DNA原位杂交研究等,从而使该所院皮肤病理科研水平始终处于国内领先行列。

1985年起招收培养硕士研究生3名;曾获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教书育人先进工作者”称号。

在外事活动中,刘季和特别注意增进友谊,加强学术交流,因此得到了国外学者的好评。意大利全国皮肤科学会特授予他该学会“通讯会员”的称号;国际皮肤病理学会、中德-德中医学会及亚洲皮肤科学会接纳其为理事。刘季和先后赴日本、德国等国家和中国香港访问学习,参加日本、美国麻风结核联合会议,出席第17届世界皮肤科大会,还应邀到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做学术报告,后再到中国香港讲学,为中国皮肤病理学交流于国际学术而做出贡献。1992年参加在美国纽约举办的第13届国际皮肤病理学会会议及18届世界皮肤科大会,取得很大收获。

除致力于日常类稿件、学术论文与科研成果的评审外,还主编、参编《实用皮肤组织病理学》《实用皮肤病理彩色图谱》《临床皮肤病学》《现代皮肤病疗法》《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皮肤病学分册》《免疫组织化学》《人体皮肤电镜图谱》《实用麻风病学》等著作10余部;两次主持编译出版《皮肤组织病理学》;此外,还编写了许多科普文章,先后在国内外发表文章80多篇,起到了传播科学知识、促进文化交流的作用。

2014年11月,88岁遐龄的刘季和获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医师分会颁发的杰出贡献奖。

刘季和是中国皮肤病理学界的大家,其孜孜不倦、辛勤耕耘的精神,淡泊名利、无私奉献的高尚品格,严以律己、宽厚待人的胸怀,不断进取、追求真理的风范,谦恭有礼、和气温文的儒雅风度,在皮肤病理学界广为流传和备受尊敬。

2016年10月26日上午8:00,刘季和因病救治无效,溘然长逝于广东深圳,享年90岁!

 

 

永生的榜样

纪念我的导师刘季和教授

孙建方

10月26日早上,听到刘季和教授去世的消息,我深感悲痛,回想起刘老师培养我成长的历程,一切好像就在眼前。

我是1986年考入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研究所刘季和教授门下的研究生,自此师从刘老师开始了皮肤病理的学习。在此过程中,刘老师从最初的皮肤基本病理改变,到系统性皮肤病理知识教我学习,并带我阅读了大量的病理切片,让我很好地掌握了皮肤病理知识。此后,包括毕业留所工作后的一段时间内,只要碰到有“意思”的病理切片和临床病例,刘老师就会叫上我一起看病人、读切片,多年下来在刘老师的指导下,自己的业务有了长足的进步。为了让我有更多的学习交流机会,他很早就安排我参与了全国皮肤病理年会的筹备工作,包括征集病理切片、归纳整理切片、记录各位专家的读片意见等。记得1990年我第一次参加全国皮肤病理年会,在这次会议上刘老师把我介绍给大家,让我认识了全国皮肤病理学界的诸多著名专家教授。此后每年一次的全国皮肤病理会上,他也经常将宝贵的发言机会让给我,使我很早就有机会融入到全国皮肤病理学界。在刘老师的指导下,我们皮肤病理科不忘初心,奋力拼搏,几十年来一直是全国这一领域的学科带头单位,没有辜负刘老师的期望和培养。

我从1994年开始担任行政职务以后,工作忙了很多,刘老师曾多次告诉和提醒我,不管工作有多忙,业务不能丢,我明白这是老师为了我的前途着想,几十年来我也遵循了老师的教导,在繁忙的行政工作之外,自己坚持正常出门诊、查房、临床及病理带教和科研工作,虽然很辛苦,但业务一直没有放下,并且有了进一步的提高,回想这一段走过的路,是刘老师的教导给我指出了发展方向,让我今天掌握了更多为患者服务的能力。

刘老师自1954年大学毕业后一直在皮研所工作,期间从事过性病、麻风病的防治工作,70年代初去甘肃酒泉基层工作3年,为当地农牧民防病治病、培养人才做出了贡献。回所后又在科研、教学及学术交流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另外,他倡导、创建的江苏省皮肤病理学术会议、全国皮肤病理学术年会如今已经蓬勃发展,大大地推动了中国皮肤病理事业的发展,为中国的皮肤病理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全国的皮肤病理工作者都深深铭记着他的功绩。

刘老师是中国皮肤病理的大家,他工作认真仔细,精益求精,长期担任《中华皮肤科杂志》副总编及多个杂志的编委,文字工作细致、精确。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皮研所负责出版的《国外医学皮肤性病学分册》,刘老师负责其中几本原版期刊的选编、翻译、校对工作。他经常交给我一部分译稿,我认真翻译后,自以为完成得还不错,但交给刘老师审阅,他每次都会认真修改,给我指出翻译不当或者不够精到之处,而且总有点睛之笔,使我学到了很多。刘老师就是用这样的严传身教,让我看到了他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和精益求精的作风,作为学生的我从刘老师身上学到的不仅仅是知识,更多的是他那种严谨求实、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

几十年来,刘季和教授培养了我,如今他离我们而去,我深感悲痛。作为中国皮肤病理学界的一位大师,他那谦谦的儒雅风度,他那严以律己、宽厚待人的胸怀,他那诲人不倦、辛勤耕耘的精神,他那淡薄名利、无私奉献的高尚品格,他那不断进取、追求真理的风范,是我们永生学习的榜样。

刘老师,一路走好!

 

(孙建方,男,1991年博士毕业于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硕士阶段师从刘季和教授,后转博至叶干运教授门下。现任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医院、皮肤病研究所病理科主任,博士生导师)

 

 

忆恩师

王晓红

那天,打开了很久没有顾及的微信,突然看到那条令人窒息的消息。毫无预示,不可相信,呆呆的,呆呆的,最后写一句“恩师一路走好”……

清茶一杯在手,凝望着院子里的一丛翠竹,往事像画面一片片飘来:

记起大学毕业刚到泰州报到后的一天,我们被领着在那个二层楼里去见各位教授和同事。当时就感觉到刘老师的睿智、慈祥、亲切。也许是从那时起,我就想做您的学生?

记得,很快就去参加了所里在远离泰州的农庄办的为时三个月的皮肤病学习班。您来讲皮肤病理。随着您绘声绘色、舒缓的讲解,我坚定选择了进一步求学的专业方向!

记得,刚从北京上完基础课回所,就接到为德国来访学者翻译的任务。来访的教授讲得幽默、深入浅出,翻译效果和整场气氛都好。离开会场,在下楼的走道里,您拍在我肩膀上的手,给了我得到严师肯定和鼓励后的欣喜。

记得,在您的要求和指点下准备提前一年完成研究生学业,常常加班加点,时时会有头疼。您如慈父般告诉我,这是我身体的保护机制,一再提醒我要有张有弛。

记得,那时您会帮我们改每一篇译稿、综述或摘要,细致到每一个标点,每一个错别字;您会与我们讨论课题,提许多难以立即答复的问题;您会每周有几天与李杰、小曾和我一起看病理切片,耐心地传经授道。日复一日,我们学着您严谨治学、一丝不苟的风范。

记得,那时您是所里办的几本杂志的常务编委或副主编。还记得,那时您每年会办皮肤病理学习班,学员们来自全国各地。作为您的学生,在参与这些工作的过程里,我知道了您在皮肤病理界德高望重、名声显赫。但在平日的接触中,您却是那么地低调平和、慈祥关爱。

记得,来美国做博士后前,去向您和章老师辞别,感谢两位老师的教诲及厚爱。您和章老师点点滴滴地关照、嘱咐着我,像是父母嘱咐着即将远行的女儿。

还记得,几年后您来美国开会途经洛杉矶,我们一行人去了Disneyland和Universal Studio。看到您的兴高采烈、开怀大笑,我又见证了您鲜为人知的一面。

恩师,您如一杯清茶,淡淡幽香,飘然而至,却是入骨;您似一丛翠竹,不争华丽,清风亮节,尤为挺拔;您似慈父,谆谆教诲,厚厚爱意,让我铭记一生。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定会常常回来见您,在您膝下,向您讨教人生的真谛。

思念与泪水交融,缓缓地沉淀在心里。我会回来看您,在您的歇息地。在将来的某一日,我也会来到您的世界。到那时,您还会收我做您的学生吗?

 

(王晓红,女,1983年来所院工作。1985年考入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师从刘季和教授。毕业后继续在所院工作,1990年赴美留学,现为全科医生在美执业)

 

 

网站公告
栏目导航
找不到相关分类
本月排行TOP10
  • 没有相关内容!
最新推荐
用户信息中心
网站统计
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