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 >> 党建文化 >> 所院报>> 所院报总第六十八期第二版

所院报总第六十八期第二版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作者: 来源:所院报编辑部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9日 点击数:
 




201611月总第六十八期第二版文字内容

刘有专攻问病理  季风随和成大家

 

 

刘有专攻问病理  季风随和成大家

沉痛追忆我国著名皮肤病理学家刘季和研究员

本报编辑部  谢锦华

得知刘季和教授辞世的消息应该是在第一时间内。

记得那是2016年10月26日上午,我们正在科研楼信息处档案室讨论着下期《所院报》的组稿计划,党政办主任李律忠急匆匆推门而入,“你们知道吗?刘季和、刘老刚刚走了?”“哎呀,所院今年真是人事不利,老先生、老前辈走了好几位,损失好大呀!”有人喃喃地自言自语感叹道。“老干部室已贴出了讣告,顾所和陆书记立即安排了悼念事宜,我们与刘明(刘季和独生子)通过电话,表达了所院领导和员工同仁们的悲痛和哀思,并打算拍送唁电或派专人前往悼念,”李主任接着说,“但,刘明婉言谢绝了,表示丧事一切从简,就按照广东深圳当地的风俗当日入殓,举行一个小型的追思会,中午前即告结束。”话一说完,李主任又风风火火地拉门而出,忙活其他事去了。室内顿时寂静了下来,原先的话头不知跑到哪儿去了,一时间想到与言及的都变成了对刘季和的追思与回放……

命运交响求知曲 

刘季和(曾用名刘继和,别名刘孚彦),男,祖籍江苏镇江,1926年12月22日生于江苏盐城伍佑镇,家中排行老幺(上既有年超其近20岁的长兄,还有二哥及三个姐姐)。童年时代的刘季和是在润州磨刀巷20号和广陵父亲的寓所中度过的,时因家庭经济较为殷实(其父为上海泰和盐垦公司的总会计师并负责扬州办事处工作,其兄为扬州交通银行的职员),生活富足、境遇顺畅。1933年3月~1937年6月,刘家聘请塾师坐馆、开设私学,教授《诗经》《四书》等古文和算术及英文等,年幼的刘季和安稳文雅用心读书,喜静不爱动,字写得好,时常受到私塾先生和父母的表扬、夸赞,称“其有良好的学习习惯,长大定能成栋梁之才”。可命运多舛,抗日战争一爆发,刘家为躲避战祸迫不得已加入逃难的人流,在苏中苏北的泰州、东台、盐城一带辗转,刘季和随此而失学。1938年9月,刘家流亡到上海,稍有喘息的机会,经考试刘季和进入到较为贵族化的教会学校——上海私立协进小学,在这里,其学习成绩依然优秀,不断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好评、称道,有好事的基督徒教师几番数次地带其去做礼拜,竭尽诱导开示之能,终因其父母反对和他自己的坚持而未受洗。1939年7月,刘季和阑尾不幸急性发炎,限于当时的医疗水准,唯命挣扎、九死一生,总算是从鬼门关逃离而活了下来,因病正规学校是去不了了,就呆在家中自学吧。1940年2月,刘季和好不容易进入上海民立中学求知,一直读至1944年1月。此时,却因其父亲中风失业,家中最主要的经济支柱垮塌了,生活每况愈下,全家又不得不迁居到生活水平较低的小城扬州。为能帮助家中的经济开支且做些生计谋活,1944年4月,经远房本家的介绍,学业中断了的刘季和万般无奈地到扬州一家私营的恒兴钱庄当了个小学徒,主要为糊口同时也算是为风雨飘摇的家能减轻些许负担。抗战胜利后,刘家的经济状况略有好转,笃学上进的刘季和求知欲望不减,1945年9月,便辞去了钱庄的工作,在家复习了几个月的功课,1946年2月考进了私立震旦大学附属扬州震旦中学,在这里取得了考大学所必须的高中学业证书。1947年10月,参加高考后的刘季和同时收到中央大学工学院和江苏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考虑到当时工学院读出来求职就业的路窄,而医学生毕业,实在找不到合适理想的工作,还可以自行执业不求人,于是选择了时迁于镇江的江苏医学院学医。度过严寒的人当然深知太阳的温暖,战争逃难、家贫失学、谋生学徒的经历使刘季和倍感学习机会的难得,其乃发奋读学不舍昼夜……然,自幼身体羸弱,1951年10月间又不幸染上了肺结核,不得不以保留学籍回家休学一年。1952年9月复学,因基本功扎实且求知攻读之志一直未泯,刘季和很快跟上了同班同学的学习速度,1953年7月医学内科学系本科结业,留学院实习一年后于1954年9月毕业分配至刚刚成立的中央皮肤性病研究所(所院始名,下称皮研所)。时与同年大学毕业的人比,刘季和年已近28岁,可谓大器晚成,故其无比珍惜这得来之不易的机遇,工作用心积极、学习细心认真、待人虚心有礼、对病人热情耐心……1954年秋末,刘季和参加中国共产党皮研所党课的学习活动,在党小组会上第一次慎重地提出了入党申请!不断的努力与奋斗,1955年评为卫生部社会主义建设青年积极分子;1958年评为中国医学科学院及皮研所红旗手;1959年评为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市及全国治安保卫先进工作者;1960年北京市文教卫生等方面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工作者;1963年2月22日经范廉洁、刘琦介绍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1987年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协会医科大学教书育人先进工作者;1988年皮研所中共优秀党员。

1955年,新成立不久的皮研所意识到病理学对皮肤性病学研究和诊疗的重要性,胡传揆所长和马海德顾问提出并决定:由美国留学归来的姚际唐教授率领刘季和、赵惇良组建国内首家皮肤病理研究室,从此,术业专攻,刘季和与皮肤组织病理学一辈子结下了不解之缘。最初,病理室设备简陋,仅有石蜡、冰冻两用切片机和简单的光学显微镜与部分组化染色试剂,倒是有一台较多功能的显微镜,既可供显微照相还可供教学用。尽管如此条件,刘季和却是踌躇满志,虔诚虚心地拜曹松年、姚际唐等前辈们为师,刻苦读书、查阅资料,不懂就提问、请教,边学边干,边实践、边总结、边提高,增长才干改变自己,从常规病理切片入手,HE染色及特殊染色,逐步开展了组化染色、动物实验病理及皮肤病细胞学的研究,梅毒组织病理学,皮肤雅司、皮肤结核动物实验病理学,中药熏药治疗神经性皮炎、淀粉样变,黑布药膏治疗瘢痕疙瘩机理的探讨,天疱疮组织病理与细胞学的研究,下肢结节性皮肤病的组织病理学研究以及烧伤深度的病理与组化探讨,放射性同位素P家兔皮肤外照射的病理观察,原发性皮肤网状细胞增生症的组织病理学观察,中药治疗实验性梅毒的疗效观察,麻风动物接种实验病理观察,麻风杆菌死活菌染色方法的探讨,麻风与股外侧神经炎鉴别诊断的研究等,为临床组织病理学诊断及医疗会诊提供可靠、令人信服的佐证。

刘季和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满腔热忱地积极投身到党和政府开展的医疗卫生预防控制运动,服从调动与安排,1955-1966年间,多次参加卫生部、皮研所组织的内蒙古性病的防治、江苏苏北雅司、梅毒、麻风调查,江苏海安与广东潮安麻风现场防治和调研工作。1962年6月,中国医学科学院批准刘季和晋升为主治医师。胡传揆所长在给其鉴定的意见中写道:“对一般皮肤性病学专业所必须的基础理论和临床技术已基本掌握……在教授的一般指导下,能较好的、独立的进行研究工作,并且有一定的计划、设计、分析、总结的能力,曾在麻风杆菌动物接种上分析总结过数篇材料。该同志在教学上能有条理地辅导专业皮肤病理班学员业务,在讲课上能按序、清晰地教授,能阅读英文书刊,并能通畅地笔译。根据他的德才情况,可以提升为主治医师。”

1970年1月~1974年1月,刘季和举家迁居甘肃酒泉,任县第二人民医院主管业务的副院长,为基层农牧民服务,防病治病,使许多危重患者转危为安、获得健康,同时充分发挥自己教学讲授、谆谆善诱的一技之长办班开课,为当地培养了一批农村卫生工作人员而传为佳话。

1974年初,刘季和奉调回皮研所,被指定负责病理研究室工作。1977年~1980年9月,任所科研科副科长;1980年9月~1982年12月,任科研办公室副主任(代理主任)、病理研究室副主任、主任,1982年12月晋升为副研究员,1985年为硕士研究生导师、招收培养皮肤病理专业研究方向的研究生,1986年2月晋升为研究员,1994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1992年元月虽办理退休手续,但始终受聘工作在临床、科研、教育、杂志编辑的第一线,照常出席专家、特需门诊,一如既往地辅导学生、开展科研、写作撰文、出国交流、讲学……2009年,缘于频受阿尔茨海默病(Alzheimer disease,AD)的隐袭,恋恋不舍地告别自己所热爱的医疗、科研岗位,离开所院远赴广东深圳休养。

牛刀小试查雅司

雅司,是一种由雅司螺旋体引起的传染性疾病,现已很难见到。其病症主要表现在皮肤及骨骼方面,有资料证明其系由侵华日军自东南亚传播到我国。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在防治传染病方面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大力工作,雅司在大多数地区得以消灭,唯独江苏苏北地区时因经济水平、地理位置、气候条件等因素,经常出现新病例,特别是儿童患病的情况不断发生。为彻底消除侵华日军所带来的雅司病祸害及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梅毒和积极控制麻风,1956年8月10~23日,中央卫生部委托江苏省卫生厅组织同济医学院、上海第一医学院、上海第二医学院、江苏医学院、南通医学院、北京医学院等六所医学院和北京皮肤性病研究所(时皮研所名)、江苏省泰州市麻风病院的教授、医师组成“苏北雅司、梅毒、麻风调查组”,利用暑期进行调研。时当而立之年的刘季和受派参加并兼任调查组秘书,调查组中汇集了于光元、杨国亮等闻名遐迩的学科领军人物,刘季和对他们崇敬有加,视为良师好学请教,认认真真、规规矩矩、仔仔细细主动做好每一项工作。秘书工作的功能既要确保调研方案准确无误地现场实施,还要精准如实地统计、记录每天所取得的数据,刘季和总是早起晚睡,尽心尽力地去完成每一天、每一项的任务,受检者逐一按单位和户口进行登记、询问病史及体检,有需要再做相关化验检查,如:血清、细菌学检查和病理活检等,倘若发现病人则进一步详细登记;头癣、疥疮患者亦专门列表格登记,每天晚间刘季和又都是连轴转、挑灯夜战,组织相关人员共同统计、整理、综合,将确诊的病人介绍到防治机构或医疗单位进行治疗。刚刚从学校毕业分配至泰州市麻风病院工作,时年仅18岁的包寅德也参加了调查组的统计等各项工作,仅半个月的相处,耳闻目睹直接体会到刘季和诚恳实在的做人做事的态度、作风和精神,深深为其儒雅的学者风度和精益求精的风范所折服。此后,他经常对同辈和后辈们说: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我第一个认识的人是刘季和,他无时不刻地激励着我,我始终以他为榜样、向他学习,他是我60年的良师益友。至今,包寅德仍然保存着60年前刘季和在他笔记本所写下的题字:“在一个短时期的相处中,为了苏北两淮人民健康的共同劳动中,留下了一个良好的印象。您是一个年轻有为、工作积极的青年,您是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英勇的战士,希望您不断进步、提高,更好地为人民的卫生事业服务。刘季和 1956.8.23.江苏清江市雅司调研组”,并留下了通讯地址:北京甘水桥23号 北京皮肤性病研究所。听说皮研所要筹建“中国麻风史料陈列馆”,今年78岁的包寅德专程从泰州赴南京,将一批有价值的麻风防治及皮肤病研究史料捐赠,如图所列者,只是其中一页。46年后的2002年3月,刘季和以“回忆1956年苏北雅司、梅毒、麻风调查组”为题在《中国麻风皮肤病杂志》“医苑轶事”栏目上撰文回忆,文章说:“这次调查虽然时间不长,但收获很大,检出的雅司以二期、三期为主,母雅司已少见,但有多例骨雅司;梅毒主要属二或三期;麻风仍有散发病例;同时也发现一些头癣、叠瓦癣及个别疥疮患者。特殊或典型病例均照了临床照片,有些作了蜡模,后来统一复制分发到参加调查组的单位,供教学用。”这是建国初期皮肤性病科领域中一次多单位、多部门、多学科通力合作的成功范例,对苏北消灭雅司、梅毒及麻风防治起到了重大和重要的推动作用。以秘书身份出现的刘季和,虽说时为小人物但却用认真踏实的工作而赢得了调查组全体成员的一致赞誉。

弄潮领先建学组

1978年,在中国的现代历史进程中被称之为“科学的春天”。是年10月,停顿中断了十数年的“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更名为“皮肤科学会”在江苏徐州召开“全国地区性皮肤科学大会”,刘季和作为代表有幸出席了这次久违了的会议。会上,代表们讨论了《中国皮肤科学的规划和发展远景》,刘季和率先发起:为更方便专业学术交流,建议在学会分会里建立皮肤组织病理学组。刘季和的提议迅速得到了与会的第三军医大学附属西南医院刘荣卿、上海第一医学院华山医院李长恒等所在小组的响应,筹建“中华医学会皮肤病理学组”的意向就此萌芽,经过通联,中国从事皮肤病理的同行们一致同意。其后的1979、80年,刘季和与刘荣卿反复酝酿并多次向皮肤科学会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们汇报请示,得到胡传揆、李洪迥、王光超、陈锡唐等人的大力支持。1982年10月,“全国第五届皮肤科大会”在湖北武汉召开,东湖宾馆里刘季和又一次召集刘荣卿、陈洪铎、尤刚等商议:在全国学组未建立之前,我们可先举办一些皮肤病理学的学术活动,交流经验,争取做到每年一次,有声有色地做出成绩为学组诞生铺垫、奏响幕前曲。故而在1989年中华医学会皮肤科学分会皮肤病理学组宣布正式成立之前,1983~1988年,刘季和就已经和全国的同道们于黑龙江五大连池、陕西西安、四川重庆、江苏南京、湖北武汉、吉林长春等地先后召集了全国性的学术活动6次,地处江苏的医科院皮研所也自1985年起,在刘季和的倡导下,每年举行江苏省皮肤病理及麻风病理学读片会。志同道合的皮肤组织病理学者们珍视每年一次的活动为盛会和机遇,会前精心准备提交共读的病理片,会上相互交流心得、讨论形成通识。作为组织者,刘季和等则乐此不疲,每次总是与活动的筹备方、承办人共商共议出切实可行的计划,使每次活动内容创新、别致而引人入胜,活动从无到有、自小而大,人员始少渐多,内涵外延由窄拓宽,提供的论文及切片越来越多且质量越来越高,讨论切片既集中又分散(一般切片分析到重点研究淋巴瘤及附件肿瘤),活动越办越好,凝聚力、吸引力越来越大,充分显示出搭建平台、成立全国病理学组的迫切之需,亦体现了刘季和作为学科领头羊、学术拓荒者高屋建瓴的卓知远识与先见之明。

1989年11月,作为有组织的皮肤病理学第七次全国性活动在广东湛江医学院召开,中华医学会皮肤病学分会正式批准皮肤病理学组成立,分会副主任委员陈锡唐兼任组长、刘季和为第一副组长且兼任学组秘书。作为新中国成立后成长起来的第一代皮肤病理学家,刘季和认认真真、完完全全做好了传、帮、带的工作,迄今为止,其倡议创建并为之不懈努力的皮肤病理学组和学术年会正不断开拓、不断发展,中国皮肤病理学水平的提高大大推动了皮肤科科学事业的发展,刘季和为中国皮肤病理学所做出的贡献,全国皮肤科学界的同仁们将永远铭记其传承卓越、引领创新的不朽功绩。

术业专攻问病理

读过英国作家阿瑟·柯南道尔创作的侦探小说《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的人,均叹服于夏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侦破案件的本能。其实,皮肤病理研究者的工作就如同福尔摩斯探案,善于在显微镜下认真、细致地观察,视点窥面、明察秋毫,在被检查的皮肤病变组织切片样本中捕捉住可供判断的表象、信息与线索,由观察者的常识经验与智慧聪颖而左右,达到特异、准确的诊断。刘季和大学毕业后,几乎一辈子从事皮肤病临床和皮肤病理实验研究工作,1955年自皮研所创建病理室始,就与之伴生共长,从小医生和实验室技术员的工作做起,取材、处理染色、固定、脱水、去脂、包埋、切片、观察……充分掌握在扫视下对皮肤组织病理结构型式分析的方法,心藏丘壑、腹有才华,练就了一双宏观了然、微观洞察的亮眼,尤以在皮肤病理及皮肤肿瘤的研究与教学方面的造诣深厚。在国内外最早报告了麻风皮损中朗格汉斯细胞形态与数量变化、蕈样肉芽肿浸润中T细胞亚群及朗格汉斯细胞的研究,并首先在麻风病变肥大细胞中发现麻风杆菌,报告皮肤免疫病理研究、无色素性恶性黑色素瘤超微结构的观察、应用单克隆抗体对蕈样肉芽肿病变的初步观察等,开展直接免疫荧光技术应用于天疱疮细胞学研究、组织麻风瘤透射电镜及扫描电镜进一步观察等,1984年在《中国医学科学年鉴》发表“1978年以来我国皮肤科的成就与进展”及1986年在《美国皮肤病理杂志》发表“中国皮肤病理学回顾与前瞻”等文章,引起学界的关注与重视。

编辑是费时费力替人做嫁衣的苦活、累活。汉语言文字功底深厚、精通熟稔英文、知晓俄文德文的刘季和却在做好主业的同时,默默无闻地充当编辑数十年而无怨无悔。1975年,《国外医学参考资料(皮肤病分册)》(《国际皮肤性病学杂志》曾用名)复刊,刘季和即为该刊编委、2001年为常务编委至2013年8月。每次得到原版期刊,刘季和尽力在最短的时间内,精心挑选出国外皮肤病理学科中最新进展且具前瞻性强的文章,组织相关人员译作文摘或综述,获招研究生后更是将此作为提携后辈辅导、培养的教育方法。收到译稿后总是逐章逐段、逐句逐字地审校,返给译者稿或译者在本所,均以信函或当面、既指出其译之误亦同时传授译之技,竭力求以精准的文字信、达、雅地表达出原作的内容和意义。1980年,因文革中断了十数年的《中华皮肤科杂志》复刊,刘季和成为该刊第五~七届编辑委员会副总编辑,1994~1998年为常务编委。皮研所两刊编辑部的同仁们至今难忘:复刊初期,杂志收入不多,费用靠所里政策补贴,工作人员人手不足,刘季和既担任副总编辑又参与编辑部的具体工作,组稿四处张罗、寻新猎奇,改稿一丝不苟、字斟句酌……此外,刘季和还兼任过《临床皮肤科杂志》常务编委、《中华医学杂志》编委、《江苏医药》编委;扬州大学医学院兼职教授,广东医学院客座教授等职。

刘季和的岳父章次公先生是新近编辑出版《中国中医药学科史》记载的国家级临床学家、名中医,上世纪六十年代,其就以门人、长婿的身份协助卫生部收集、整理、编辑出版了《章次公医案集》;刘季和在国内外杂志上发表有关皮肤淋巴瘤、组织样麻风瘤病理等有创建性的论文80多篇;主编、参编《实用皮肤组织病理学》《实用皮肤病理彩色图谱》《现代皮肤病疗法》《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皮肤病学分册》《临床皮肤病学》《免疫组织化学》《人体皮肤电镜图谱》《实用麻风病学》等著作10余部;两次主持编译出版《皮肤组织病理学》;先后获全国卫生科学大会奖、江苏省科学大会奖各1项,中国医学科学院科技成果奖3项;受邀多次出席国际性学术会议并出国讲学;10余次主持举办全国性皮肤病理学习班,培养出一大批强干精明的皮肤病理专业骨干;其呕心沥血奠基、建设并促其成长的皮研所皮肤病理研究室,已发展为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医师分会的一面旗帜,两协会均分别授予其全国培训基地的称号,现如今,如果你想来该科室进修,除必须具备相应条件外还得耐心地排队,等待时间近达三年!2014年11月,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医师分会在北京举行的第十届年会上,授予年已米寿遐龄的刘季和杰出贡献奖,以表彰其为我国皮肤病理事业发展所做出的伟绩丰功。

丙申深秋的清晨,刘季和悄无声息地走了,匆忙、静谧、安然乎?业界内知道和不知道、了解和不了解的人都在怀念他!曾记否,2014年10月,申报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医师分会(CAD)杰出贡献奖,我们奉命为其整理、编撰个人资料,交稿上报时曾为标题而斟酌,“刘有专攻问病理,季风随和成大家”是最后确定的标题,今天,我们仍觉得以此作为篇名是追溯他最好的写照!

愿平实谦和、儒雅厚重的皮肤病理学家刘季和一路走好!

 

(所院人事处、档案室、图书馆为本文热情提供文字、图片等资料,借此一并诚致谢意)

网站公告
栏目导航
找不到相关分类
本月排行TOP10
  • 没有相关内容!
最新推荐
用户信息中心
网站统计
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