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 >> 党建文化 >> 所院报>> 所院报总第六十八期第三版

所院报总第六十八期第三版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作者: 来源:所院报编辑部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9日 点击数:
 





201611月总第六十八第三版文字内容

忆刘季和先生

 

 

忆刘季和先生

江 

2016年10月26日上午8时,先生平静地走了!惊闻由深圳传来的噩耗,我深感悲痛。

镇江,古称润州,先生祖籍于斯且学于斯;我生于江北昭阳,自古润扬人文相亲、地缘相近,故可视为“老乡”。先生自幼聪颖好学,少年柔肤弱体。1938年抗战西迁的国立江苏医学院,1946年迁回镇江北固山麓,开始招收初中毕业生,为一届高中、大学连读,全部公费且供吃住。先生考入该校,与李岚清同窗一年多(李病后休学治病,疾愈在京江中学插班续完高中,1949-1952年就学复旦工商管理);1954年9月,先生与赵辨等在该院毕业。先生至北京中央皮肤性病研究所从医,赵在镇江留校任教。我与镇江北固山麓有过两次结缘:第一次是1957年7月在南京医校刚结束二年学业,按江苏省委“调整全省医药学校布局”决定,8月母校奉命与江苏医学院对调易址。我们学校从南京汉中路峨嵋岭19号迁至镇江北固山下(先后更名镇江医专、镇江医学院及现江苏大学医学院),而“苏医”迁宁更名南京医学院。第二次是1964年7月4日,又至原址(时名江苏省卫生干部进修学校)参加省麻风病防治人员训练班理论学习两个月,南京麻风病防治院台镇元院长执教的“麻风病理学”,使我对“麻风病理”产生了兴趣。

1959年10月起,先生由北京至江苏海安及广东潮安两县,参加麻风综合防治的医疗和科研先后历时五年。1964年9月,我刚结束江苏省麻防训练班进修学习,被省卫生厅抽调参加马海德等来海安县开展的麻风防治研究工作。在这次活动中,初次结识了先生。我在普查第一大组,他在病理组,相互接触机会并不多。但那瘦削高大、斯文清秀的学者风度,和他既能皮肤病诊疗、又攻“皮肤病理”的名声,却令我仰慕不已。普查结束后,我继续在海安县仇湖医院临床实习。记得,每天下班后都会在病理室多呆些时候,可随先生及海安王万惠大夫读些病理片,顺便向技术员学磨切片刀。这期间对我的提问求教,先生总是耐心指点。无论什么问题,每问必答,答详且尽。还讲起他l956年暑期,曾随同卫生部组织的赴苏北“中央雅司调查研究医疗组”,到过我们淮阴专区的淮安及清江等地进行梅毒、雅司及麻风的情况调研。还不时地笑称我们是“半个校友”,让我这个相差14载的小老弟受宠若惊。

进修后回沭阳县麻风病防治所工作,我对每位病患的诊断、分型与判愈,除查菌外都开始坚持实施皮肤组织病理学检查。起先,都是每次把切取的皮肤病理活体组织,从沭阳万山送或寄至南京青龙山台镇元院长处,边做边学。但总感到交通十分不便,单程路上得两三天、报告待时许久。加之“文革”起始,台镇元院长即骤然离世,更是让我求师无门。1966年只好用节省下的两百多元经费,购得一台上海工农兵医疗器械厂生产的手动旋转式病理切片机。在偏僻乡村无电、无自来水的情况下建起了实验室,边干边摸索开展皮肤组织病理学检查。这一土法上马的做法,本准备在省里开会时交流,后因文革开始而作罢。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起,又承担起淮阴地区数县的麻风皮肤组织病理的送检任务。

后知1970年1月先生伉俪从北京举家到甘肃酒泉。他俩在极度困苦的境遇下,独善其身地勤奋习研,敬业地坚持巡回医疗、送医送药下乡和田间地头门诊。四年多,在河西走廊黄风黑尘的混沌大漠草海中,洁净心灵、救死扶伤,经历了人生最刻骨铭心的时期。

1970年7月,中国医学科学院皮研所南迁江苏泰州,易名“江苏皮肤病防治研究所”。同年12月及次年10月,即在泰州两次召开江苏省麻风病防治研究工作会议。会上成立江苏省麻风防治科研协作领导小组,并按地区设立八个“麻风科研协作中心”。1974年5月成立的淮阴地区麻风科研协作中心设在沭阳县万山医院(县麻风病防治所),我为办公室秘书。这样,我们沭阳与叶干运、张德屏、杨理合、郑逖生、舒会文、傅爰琨、方大定、张保如及吕燮余等麻风病研究室的诸位,在麻风培训及临床、病理、流行病学、药物及康复防治研究诸方面,又有了颇为广泛的联系和协作。

1974年初,先生夫妇由甘肃酒泉调回皮研所,先生负责病理研究室(时隶属于麻风病研究室)的工作。这样,我俩又增加了业务联系,重点在于开展麻风病理科研协作,由徐州医学院朱耀德及先生领衔,与新沂县马陵山医院王铁生、沭阳县万山医院的我及高邮县第二人民医院顾长林等人协作,完成《麻风早期组织学诊断的研究》,获得1978年全国医学科学大会及江苏省科技成果奖。在那文革后“科学的春天”,全县就是我们麻风院和县公路局两家,得到全国性科学大会的科技成果奖。为此,沭阳县及淮阴地区授予我“科技先进工作者”荣誉,更重要的是使我从此摆脱了多年身陷囹圄的困境。

先生率领他的团队(如:孔庆英、是元甫、李杰、孙建方、曾学思、王晓红等),1979年在国内首先开展了免疫荧光技术应用于皮肤病诊断;又与南京医学院协作制备标本,在国内较早开展透射及扫描电镜的超微结构的研究;同时开展单克隆抗体免疫组化研究。在电镜下证实在组织样麻风瘤麻风细胞中,麻风杆菌有横断分裂现象;在国内外首先报告了麻风皮损中朗格汉斯细胞形态与数量的变化;国内外首次发现麻风病变的肥大细胞中有麻风杆菌存在。1981年,着手筹建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会皮肤病理学组,并和国际皮肤病理学会接轨。1985年,又接受了卫生部病理教学基地任务。他主持承办过多期各类全国及地区性麻风及皮肤病理培训班,系统地边讲课、边实验,还组织专题讲座和邀请外国专家作学术报告;通过互教互学,做到教学相长。其中,1974年10月-1975年1月,在泰州举办的江苏省第一届麻风病理学习班,我本当参加、后又因故未果,失却了一次向先生系统性学习的良机,至今仍叹为憾事。

1981年起,刘季和大夫参与接待过世界卫生组织麻风技术考察组桑萨里克博士等一行来华学术访问。他曾先后多次出席过东京、西柏林、纽约、香港等地召开的国际皮肤科或麻风学术会议。1987年我在科教处主事时,印象最深的是:该年5月,第十七届世界皮肤科大会将在联邦德国西柏林举行,我所有数位大夫受邀。但时因经费诸因素的左右,通过努力最后以他自己有限的课题经费列支成行。受费用所累,先生提前数日从南京动身,乘火车由北京经莫斯科,再辗转去西柏林赴会。横跨亚欧大陆往返,一路奔波之劳苦可想而知。先生为求知甘于此而不疲,让我由衷钦佩。

先生一生传奇的经历,高尚的品质,形成了一种长者风范、学者气派。他对生活安于简朴、平易近人的性格;对诊疗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态度;对学术执着追求、永远拼搏的精神,一直是我奉为学习的榜样和楷模。他崇尚临床医师应与病理等实验技术紧密结合;不附依、不轻信,亲身亲为;鼓励“小”科要有大作为,……都时时铭记在我们心中,让我获益终身。

先生60年来,一直接诊、笔耕不辍。直至深圳疗养,能享受难得的恬淡和宁静?好几年前到广东讲学去拜访过他一次,在市慢性病院他尚为人会诊看病。我们久坐叙谈陈事,且说且笑。话语欢声,至今如刀刻于脑海……鹏城逢君喜,别去时已远。君今乘风去,思念到永久。

悼念刘季和先生,我为失去人生里程上的一位良师益友而悲痛。

先生,我要告诉您:我们会经常想起您,永远记住您!

 

(江澄,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医院、研究所副主任医师)

网站公告
栏目导航
找不到相关分类
本月排行TOP10
  • 没有相关内容!
最新推荐
用户信息中心
网站统计
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